龙婆术——禅定一代宗师 九大圣僧之一


龙婆术——禅定一代宗师 九大圣僧之一

于佛历2427年10月10日,在泰国一个名叫素般武里府(Supamburi)的一个小县,有一村庄名为桑碧浓村(Anper Song Pit Nong),意译为兄弟村,有一户小商家的家里刚好诞生了一个小男孩。此男孩诞生时异于常人,即一出生就脸带着笑容,一点也不会啼哭;似乎意味着他的诞生,是要来抹干世间的忧伤,给世人带来欢笑。并非为了世间的痛苦而来。

男孩的父亲名为乃根,而母亲则为咩蘇再。这名刚诞生的小孩在这个家庭里排行第二,名叫滴(意译为小孩)术,上面有位姐姐,下面有三个弟弟。父亲是从事稻米买卖的小商家,拥有两艘平底货船与数名伙计,每个月都得往来素般与曼谷之间数次。乃根的信誉一向良好,所以很多米较商都愿意给他赊账,待他将稻米在曼谷卖出之后,回来时才还账。

滴术小时已显见奇特,一岁多时,一般女性见到婴儿总是喜欢抱起来亲睹一番,可是滴术却不喜欢女性亲近,当有女人抱他时,他的小手就抓住女们的衣领猛摇,直到把他放下来为止。渐渐地人们都对滴术有这种抗拒的举动而感到讶异,从此就再也没有女孩敢抱他了,不过滴术对男人就没有抗拒之意,所以有修行者认为滴术宿世曾修梵行,以致前世不近女色的习气尚存。

滴术五岁的时候,更显见他是个意志坚定的小孩。曾有一次他在为母亲看守牛群,近黄昏时,发现走失了一只牛。勇敢的滴术竟孤身在荒山里寻找,甚至闯进邻居的牧牛场中寻找失牛。就算天色渐暗,但是滴术却没有丝毫因害怕而放弃之意,坚持找到自己的牛只后,才若无其事地骑在牛背上,赶着牛群回家。

隔天早晨,滴术又牵着牛只去帮助母亲耕田。每当牛只工作至疲惫不堪时,必领着牛只去河边洗澡乘凉,然后再带着牛去吃草。过了耕种期之后,他就跟着父亲的船出外经商,帮助划船、搬运等杂物。直到九岁时,滴术才有机会接受正式的教育;母亲将他送到对岸的樾桑碧浓接受教育,以前教育不普及,唯一学习的地方就是在佛庙,而比丘则是唯一教学的老师。


14岁时,滴术的父亲不幸逝世,而身为长子的他就负担起全家人的生计。凭着他过人的智慧与果断的性格,领导着父亲所留下的工人,赚了不少钱。他是一个不断求上进的人,所以从来不会因略有成就而感到自满。当看到别人的成就高过与他,他会衷心的祝贺别人,并不耻下问地向别人请教成功的经验并学习效法。所以在他的脑海里,从来就不曾萌生过嫉妒的心念。反之,凡遇上他人受苦落难,他都会主动地帮助他们,并給于引导。而这种发动自内心的善念。可说是与生俱来的。

世事无常,于19岁那年,在买卖往返途中,经历了险道的劫后余生之后,令他感受到世事的无常,现实生活的虚幻,而萌生起厌离尘俗之心。说话当天他携带着买卖得来的钱款,与工人们划着两艘空货船准备回桑碧浓县。不巧遇上了洪水暴涨而无法循原路回乡,必须绕道而行。而若绕道的话,就必须经过一段狭长的河道,且急流四处。这还不要紧,最要命的是此处常埋伏了很多凶悍的强盗,是一个人所共知的绝恶地带。

在别无他途之下,大家惟有硬着头皮驶入这条河道。当要转入狭道之间碰上急流时,大家开始感觉到被一股不寻常的气氛笼罩着。于是他忙吩咐工人坐在船头划桨,而自己则坐在船尾掌舵。他深知强盗的策略,必定先射杀船长,若工人继续坐在船尾,恐怕很快就会成为强盗的目标!

他的船继续在偏僻荒凉的急流中颠簸,当他也拿起划桨大力的向前划之时,心中顿时感叹生命何价?这些工人为我工作,每个月只能赚取十至十一铢的薪资,剩下的钱都属我所得。既然如此,遇到危险的时候,我怎么忍心让他们去冒险呢?人人皆珍惜生命,他们的妻儿、父母也还正在等着他们赚钱来养家呢!…

“现在,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否能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而却仍然像其他人一样,无休止地追求那无止境的财富…人生就是像昙花一现般短暂,我难道不能汲取这些教训吗?每个人终其一生,辛苦忙碌地追求物质的享受,如此的观念已深深根植在我们的生活中。终于有一天收集财富的人会死去,而这些得来的财富对躺在坟墓中的主人,又有什么价值呢?”

“我的父亲死了…不久的将来我也同样会死去!可是究竟我曾经为这个世界和社会付出过什么呢?现在我至诚地祈祷,切莫让我在出家之前死去。但愿此生得以出家,终身为僧,决不舍戒还俗;能改变我的命运的只有一个人——就是我自己……”

突然间,众人眼前一亮,河面顿时一片开阔。两岸边挤满了船只,商贩们的叫卖声此起彼落。他们终于见到了人群,脱离了险境。

虽然他已经安然脱险,但是这一段心灵挣扎的经历,却令他深深地为自己的同伴感到悲哀——受了那么大的折磨,就只为了赚取那么一丁点工资!人生何价啊!


于佛历2449年8月某吉日,乃术终于如愿出家受俱足戒为僧,出家于樾桑碧浓,法名为术.堪塔沙罗(Sot Kantatsalo),柏亚曾理樾柏都萨为戒师,僧名为龙波术(Luang Po Sot)。当年他才二十二岁,经过多年的辛勤经商,蓄积了大量的钱财,已足够提供给母亲及姐弟们一生舒适的生活。而当时的他,正是商途顺利,财运亨通,前途光明大好之时!

然而,他却宁愿舍弃了一切的荣华富贵,去追求他心中的宏愿。割舍了一切尘埃与眷恋,披起象徽圣者战胜烦恼的旗帜,那就是袈裟,来学习佛陀的智慧与正法,直到证悟为止。

龙波术出家后的第二天,就开始跟着庙里的经师学习禅法,并开始砖研巴利文藏经并背诵梵文经纶及戒条。他不但认真研究佛理,而且静坐修行,在学习禅、经双方面都不曾有所松懈。

于佛历2459年,樾切都逢的主持顺德柏瓦那拉推荐龙波术担任樾柏喃的主持,自从龙波术出任樾柏喃的主持后,经过一番大事改革后,使樾柏喃成为了曼谷的模范寺院。人们为了敬仰龙波术的功德,于是就称呼龙波术为龙波樾柏喃,流传至今。


龙婆术初接手樾柏喃时,整间庙犹如野岭荒地,环境非常脏乱。最先决的改革工作,就是铲除庙宇间行政上一切不当的行为;其次纠正众比丘贪心堕落的思绪。如此一来,就不会辜负在家众虔诚的供养。

当夜龙波术就召集了庙里的所有比丘开会,训示道:“我今奉本区僧侣长老之令接任此庙主持一职,负责协助大家共同实行佛陀的教法与戒律。本寺的进步将有赖于大家的团结与彼此谅解。我深信大家都尊崇佛陀的精神而修行,然而在教理与修行方面仍不足于为人师。所表现的行为不但未能有利于佛教,有时甚至会破坏在家居士们的信心。若要如此像寄生蟹一般,只希望从一壳换到另一壳来浪费那有限的人生,那么又何必出家呢?又何必来柏喃佛寺呢?”

“从今天起,我必须善尽我的职责,就是要将佛法与戒律一一拿出来奉行。因为我们都知道,每个人必须对自己的行为负责。虽然大家可以独立自由,但是我们身为佛的使者,我们都是凡夫修行,要学习圣者的品格,以延续佛法为使命。

既然大家有缘来到此佛寺共同修行,就必须得维护本佛寺的戒律。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我一概不会追究。不过从今天开始,任何人来往或者外出都必须得到我的同意,并要坚守戒律与威仪。希望各位比丘,沙弥们共同勉励。”这番训示犹如一盆当头冷水,浇在所有比丘的头上。

初期龙波术在改革樾柏喃时受到了很大的阻碍和压力,尤其是那些长年累月利用佛寺进行非法交易的人,纷纷结党群起反抗,并四处散布谣言,甚至企图要抢劫及伤害寺庙里的比丘。


曾经有一个夜晚,龙波术完成讲课之后,正要步行回僧舍。沿途经过一条黄昏的小径,身旁跟着了两位在家弟子。然而在阴暗的角落里,正有一名杀手举枪瞄准了龙波术。虽然龙波术已经看到了杀手,他不但不躲避,反而还若无其事地继续往前走去。杀手连续开了两枪,两颗子弹都穿透龙波术的袈裟,却又不知何故,在从袈裟里穿出,擦伤了跟随在后的两位在家弟子,而龙波术却安然无恙。

杀手见况吓得立刻逃跑。擦身而过的死亡阴影,却给两个弟子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龙波术根本无视这些死亡要胁,仍持以坚定的决心,着手整顿樾柏喃的庙务。龙波术认为僧团中最重要的美德就是团结一致,不论是每天的早晚课,说法会或禅定修行会等,做任何事情都要大家一起做,这就是团队精神。不管那一个团队,只要团结一心,都会所向无敌手,万事都能顺利成功。

尽管龙波术非常严格,然而他都以平常心来对待一切人。他教导弟子们要以慈悲友爱的精神互相扶持,不要卑视任何人。有这种性格的人轻视他人而不自知,对于比自己低劣者就任意批评,言出无礼等;就好像自己拥有一股怨恨之火在心中烧着,慢慢此火会蔓延至全身时足以毁减自己。因此我们应该减掉此怨恨之火,培养起慈悲的心怀,安乐就会陪伴者我们。心里也应常怀着愿他人得到安乐的心怀,这就是学习圣者的基本功了,这也是心布施的最大功德。

龙婆术就任主持不久后,即开始建造一座三层楼高的佛学研究院。整座大楼可供一千位比丘、沙弥同时使用。大楼内设有讲经堂,教学堂以及禅修中心等。而樾柏喃也由初期只有十三名比丘,人数剧增至一千多名的比丘和沙弥。龙婆术从来不嫌人多,越多僧人入住,龙婆术就越欢喜,这也正符合了龙婆术的心愿。


樾柏喃是全泰国唯一拥有信众长期排队捐款供养寺里僧侣一切开销的佛寺。自从佛历2459年开始,就有信众排队轮候布施供养。而龙婆术在任的四十三年间,从来没有间断过。直到龙婆术圆寂之后,这种情况依然延续着。一直到今天,如果你想要捐款供养,可能得要等到明年呢!

龙婆术每天都严格遵守作息规律,一下是他作息时间表:首先每天凌晨四点要起身作早课,早上十点几盒在食堂开示佛法,然后诵祝福经回向众生,然后享用午餐。每天就只吃这一餐,直到明天同一时间再进食(因南传僧侣过午不食的戒律)。吃完午餐后,回佛舍小休。下午两点与众僧侣集合于禅修堂进行禅坐至四点,然后又回去小休。六点黄昏时刻钟声想起,召集僧众于大雄宝殿作晚课,而在开示戒律课之后,才与僧众回佛舍各自修行休息。

每逢星期天或佛日,佛寺就会于早上十点集合僧众,让俗家信众到来供僧。首先僧众会向大众授受五戒,然后诵祝福经赐福回向,其后又经师讲示佛法。佛法开示完毕,举行供僧仪式,就完成了一天僧侣和信众的佛法弘扬。

龙婆术每天都有两次接见信众的时间,且每天都会有上百名信众前来求见,其中包括许多重病患者。龙婆术会以解说佛经来为信众解困及去除病痛。若是遇上信众因身体失调而得病,龙婆术就会以修行的力量,协助病人调整身体的内在功能,并配以草药治疗,能有效地位信众治疗因心理及生理导致的疾病。如果该病人的寿元已尽,龙婆术会照实情告知,并教导该病人如何去做重大利益的善事,以善业力回向功德,脱离前世今生罪障的缠缚。在清还因果业障之后,望到了回天乏术之日,灵魂可得好归处,不至于轮回道恶鬼、畜生或地狱道。


龙婆术本身有预知过去及未来的本领,曾经无数次准确预言未来将发生的种种事件,包括自己、弟子、佛寺、国家名族及世界大事等。龙婆术认为自己乃依据真相而说,即使今天没人知道,总有一天一定有人知道;今天没人相信,总有一天一定会有人相信。而举凡龙婆术预测的事件,没有一件不准的。

他甚至预知五年后就会圆寂,于是便召集众弟子,宣布此讯息,并要求众弟子坚守本份,好好地执行庙务,不得荒废。并且交代樾柏喃往后的发展计划,并预言以后此佛寺会更繁荣昌盛,名声显赫。

圆寂之前,龙婆术叮嘱勿将他的遗体焚化,让他圆寂后尚有机会帮助寺庙。所以龙婆术的遗体就被安置在佛堂里,吸引众善信前来礼拜致敬,借以协助樾柏喃保持繁荣。在安置棺木的殿堂里,也播放他知道静坐禅定的录音,让信众得意聆听学习遵行。


于佛历2502年2月3日,龙婆术在曼谷的樾柏喃佛寺圆寂,世寿七十四岁四个月,僧历五十三年。得封第一等级僧卫,为蒙坤贴慕尼,意思为:吉祥天仙法王。


龙波术樾柏喃,是一位禅定宗师,更是法身禅定法门的创始人。在那个时期,弘扬入法身法门的工作遭到很多人及团体的抵制。由于当时还没有寺庙教导修行禅定,僧团的教育偏重于藏经方面。喜欢修禅定的比丘都以自修的方式进行,或隐居于偏僻的山林里修禅定,不敢提出来与其他僧侣讨论或研究,深怕他人嘲笑为走火入魔。

龙波术是第一位公开谈论及教导禅定修行的比丘,结果成为了各方的攻击目标。反对他的人不只是比丘僧团,还包括了在家修行人。龙波术虽然面对障碍重重,但却丝毫不畏惧,心中只以佛陀的正觉为依归,不屈不挠地紧随着佛陀的意念前进。他排除万难,为的是使众佛弟子能彻悟佛教的精神,让此佛教法门能在世界上的每一个角落发扬光大。

佛陀在生时曾开示“见法者即见如来”意思就是说,能够见到法身的人,就代表见到了真正的如来,就如大家肉眼所见到的我,只是佛陀的外表,一个会败坏腐烂的肉体,不是“如来”念义,所谓“如来”不是这个肉身,而是指我们内在的那个不会腐败的身,那个身就是所谓的“法身”:泰语译为“Tamma Kai”Tamma是佛经法理的意思,而Kai就是自身。要证实此法身是否存在并不难。


首先我们要自己先修行婵定,直到可以让心深入内在的中心点,自然就能亲眼照见自己的法身。不是运用肉眼来看,普通人是很难了解的。明白了这个道理之后,将心止歇安住,依照法身法门的教导,进入自身的中心,不要偏离中心点。当运心恰到好处时,便能证见清净明澈的法身。

龙波术希望人人都能训练静坐,但是对凡人的我们来说,要发心修行并不是件容易的事。男人总是以繁忙的公务为借口来推搪,女人就想完成家务后才进行;而一拖再拖,心里就想不如待年老退休之方进佛寺修行;有一些人则希望蓄积了大量的资产之后,才肯修行。因此当一个人因身体面对病痛或绝症后,第一个印象就是求佛祖保佑,而前来求见龙婆术者不计其数,龙婆术就借此机会教导他们静坐。


对一般人来说,患了病痛都希望尽快康复。而治疗疾病则是须要医者与患者双方面的协调,让患者自身产生一种痊愈的信念。经过医者所授受强烈的信念后,痊愈的人很多,而就算未能痊愈者,仍尽得减轻痛苦。即使不能痊愈,起码能让患者有机会了解静坐的真理,使他们有机会亲近三宝,在心中种下佛法的善种子。

龙波术教导信徒们,把心止歇在本身的中心点之后,就在默念:“善玛阿拉航.善玛阿拉航.善玛阿拉航……”。借着此圣号来护持自心,就连我们平日行、住、坐、卧或任何的时刻,都可以持此圣号。而此圣号是“永随身”的护佑佛门信徒身体安康,生意兴隆,吉祥顺利,人人都能如愿所求。


龙波术的弟子当中,除了比丘、沙弥、八戒女之外,更拥有许多不同身份修行高深的男女居士。龙波术极少称赞弟子们的修行功夫好,当弟子有弱点必须改进时,他会毫不客气的纠正与批评。然而在这许多优秀的修行者当中,造诣首屈一指的却是一位老奶奶姓諾拥,名詹。諾拥是孔雀的意思,所以人们也尊称她为孔雀老奶奶。有一天喃詹被静坐老师通素带来见樾柏喃觐见龙波术,龙波术甫见到詹八戒女,第一句话就说:“你为什么这么迟才来?”。因为詹八戒女来拜见龙波术时已有四十几岁了。龙波术即命令詹八戒女进入深修房修行,不必经过任何审查或测试,这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列子。詹八戒女非常坚强的修行,因此禅定功夫进步神速。虽然她的修行比他人起步慢,但是不久后其造诣已超越许多人之上,甚至乎比她的老师通素更精进,成为龙波术座前的最高层次的弟子。

詹八戒女尽得龙波术的真传。于佛历2500年,龙波术身体衰弱,已经没有力气亲自教导新进的修行弟子;一天召唤詹八戒女叮嘱道:“你别要急着早死,也不要放弃教学而去隐居修行。我圆寂之后,就得靠你来教导众生走向修行的正道,把佛陀的法身法门禅定发扬至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得恩师托付,詹八戒女不敢怠慢,忙礼拜龙波术,并立刻下跪领受龙波术的法愿。直到龙波术圆寂之后,就有越来越多的弟子跟随喃詹女习静坐。过了数年后,到来学习静坐的弟子人数已超越过万人,樾柏喃寺院根本无法容纳如此庞大的学生。有一天夜晚禅定之时,喃詹忽领会了一个灵愿,她决定回去自己的乡村发展龙波术的遗愿。原来喃詹在家乡拥有一块几十依格的土地,于是就决定带领一群志同道合的修行弟子回乡创建道场。喃詹的家乡正是巴吞他尼府(Patuntani),而“法身寺”就在她的带领下建立起来,当年喃詹已经六十岁了。


泰国法身寺是一个非政府,非盈利机构,一直以来都是自供自给的营运着。于佛历2513年正式成立,由一位在樾柏喃出身的法门传人,法名柏探玛猜优担任法身寺的住持。法身寺的创建宗旨是为了提升人类的心灵道德及提倡世界和平,希望世界各国人民;不分年龄、国籍、语言、肤色或社会阶级、同心协力维护世界太平。

为了促进各信仰源流的相互了解,减少彼此间的恶性误解,法身寺还创立了一个法身基金会,成立了国际法身修行中心。分布于世界各国的法身寺修行中心,将由泰国法身寺调派具深厚修行经验的法师驻住,传授法身法门静坐基本功。同时修行中心也主办各种培训课程,提升信众的心灵品质。 

为了迎合世界各地信众的需求,目前泰国境内已增加了数十个修行中心。于1992年起,法身基金会开始在国外设立了第一所修行中心,地点是在美国的加利福尼亚州;紧接着再扩展至世界其他国家,包括澳洲、、比利时、德国、法国、英国、香港、台湾、日本、新加坡及大马等地。

如今法身寺已经建立起一个至善至美的道场,被命名为“国际法身堂”,是一栋两层高的多用途礼堂。它的总面积超过四十英尺(319.984平方公尺),可同时容纳高达三十万人,可说是目前世界最大的礼堂。

于2000年,法身寺完成了一座世上独一无二的大法身寺舍利塔;一座代表和平与博爱,及万千智慧,发现佛光普照世界的圆顶佛塔。此塔有一个大圆顶,从远方看去就好像一艘太空飞船。大圆盘上供奉了三十万尊脚阔三十寸的渡金佛祖法像,代表三十万法喜,满布世界各角落,是促成世界和谐太平的“潜在能源”。

信众们为了纪念蒙坤贴幕尼祖师(龙波术)奉献自我的生命,让法身法门及静坐禅法重现人间,纷纷捐献金链、金戒指等首饰,再融炼成黄金。于1990年,终于成功铸造了一尊蒙坤贴幕尼祖师的法像。此纯金铸造的法像,重约一吨。而这座金光闪闪的祖师圣像,供奉在龙波术的博物馆内,供大众信徒们瞻仰膜拜。馆内也展示龙波术生平的事迹以及生前所铸制的佛牌等。


世界各地法身修行中心均为信众们提供良好的修行环境,同时随时欢迎任何信众前往研习或参观。个法身修行中心每逢周日都有举办各种活动,入静坐训练,供僧仪式,授受戒律,佛法戒示,诵经回向,放生仪式等。


在泰国,热衷搜集佛牌的人士,没有人不认识樾柏喃白榄佛佛牌。樾柏喃白榄佛佛牌的声名显赫,不止名震全泰国,在国外也是至宝。佩戴此佛牌的不可思议经历,诸如扭转运势或死里逃生等神迹不胜枚举,所以导致众多善信争相奉请,而樾柏喃白榄佛佛牌的价格自然就水涨船高了。

白榄佛佛牌是龙婆术在生时亲自督造的,前后只制造了三批,每一批有八万四千枚,代表佛法的八万四千法门。制作白榄佛佛牌的主要材料是龙婆术每月剃发时所搜集的头发,以及善信到佛寺上香时供佛的茉莉花等;同时还包括了其他龙婆术所收藏的特殊圣土粉末混合制作而成。每一批佛牌都经过诵经加持三个月,称为守夏安居期。

龙婆术当年制作佛牌的新年源自众多虔诚的信众捐献善款合力建造禅定研究学院,作为回馈,所以才制作出第一批白榄佛佛牌。这第一批佛牌,龙婆术下了很多心血。从守夏节第一天开始,龙婆术每天亲自禅定加持,祈求天上诸佛以慈悲力加持于该批佛牌,让佛牌具有护佑信众的力量,一直到解夏节后才算大功告成。于解夏节后的第一个佛法开示日,便开始分赠这批几年佛牌。龙婆术称之为:柏空反 Phra Ko Kuan,柏的意思是“佛”,而空反就是“礼品”的意思。龙婆术不把佛牌称之为“佛牌”,只称之为“佛的礼品”。每一尊白榄佛佛牌都由龙婆术亲自赠与信众。凡信众捐献25泰铢,都可以接受一枚礼品佛牌。就算认捐一万铢或更多,也都只会获得一枚。而且信众必须亲自前来领受佛牌,不能委托他人代为领受。直到第二批只分派了一部分,龙婆术就圆寂了。分派职责就由徒弟马哈尖比丘继续执行,但同样是要修福报的人亲自来领受佛牌,不能由他人代领。


这批佛牌是现今佛牌市场上难得一见的佛宝。以下是详细制造年份记录:第一批于佛历2493年铸造八万四千枚,分派完毕于佛历2497年。此期佛牌共分为十个模型,多为白色、米色、白色带浅黄、黄棕色;只有少量石灰色,是试模时印制出来的。

第二期是于佛历2494年铸造,直到佛历2497年,第一批分派完毕后才开始分发,分派完毕于佛历2505年。第二批的白榄佛佛牌也是运用第一期的铜模印制而成,分别在于第一期佛牌的粉较为疏松,第二期佛牌材料与第一期没有太大差别,只是额外涂上了一层金光油(此金光油就是家具加工用的油漆)。由于首批白榄佛佛牌并没有涂上金光油,就此作为分辨的依据。

第三期的白榄佛佛牌是于龙婆术圆寂三年后才推出的,也就是佛历2505年,分派完毕时是佛历2514年。此批佛牌是全摆放在樾柏喃的柜台里,每一枚的供金为一百泰铢。当时很多信众都怀疑该批佛牌并不是由龙婆术亲手制造,是寺庙私自印制出来的。最后寺庙特别澄清,该佛牌是由龙婆术圆寂前佛历2499年时,就已经印制好,然后放置在樾柏喃的大雄宝殿里,每天接受比丘做早晚课时诵经加持及禅定加持。

澄清中也说明,佛牌是经过了龙婆术亲自加持了整三年,知道佛历2505年才拿出来分派。所以此批佛牌是授受经文加持最久的一期,而印模方面是沿用第一期的十个铜印模经过加工的。而加工的目的是把模子的刻纹加深,让佛像更为突出。同时,也另外制作了十个新的铜印模。这批铜印模比第一期略小,刻纹更清晰。佛牌的颜色有黄色、浅棕色。米黄色及灰暗色等。

第四期的白榄佛佛牌是第三批龙婆术亲手制造最后一批分派完毕后,樾柏喃庙方着手筹铸的。于佛历2514年8月4日,此期的佛牌举行了印制仪式。佛牌共有两个款式,一种是四角形,而另一种是三角形。四角形佛牌有两个模型版本。这批佛牌共制造了八十万枚,但是原料方面却与前三期的有很多不同点。

1. 由海螺壳磨成粉的白灰;

2. 象牙蕉;

3. 不同种类的花朵,尤其是茉莉花;

4. 龙婆术以前所制造的第一期、第二期和第三期所剩余已损坏的佛牌及经  粉;

5. 龙婆术的头发;

6. 宝石碎粉末少许;

7. 桐油;

8. 吉祥圣土等。

共有四色,分别为:白色、黄色、灰色、米色。


第五期的白榄佛佛牌制作与佛历2527年,主题为纪念龙婆术百年冥寿。此期佛牌共制造了三百万枚,体型比普通的白榄佛小约一分多。佛牌前面为佛祖座像,下刻有“谭玛该”字样,意思是:法身佛。而佛牌的后面印有100年纪念字样。此批佛牌共铸造了25个印模,有铜质的也有铁质的,各稍有一点差别。颜色方面有白色。浅黄色及深棕色等。

第六期的佛牌制造于佛历2532年,是谓筹建大藏经堂而制造的。此期佛牌共制造了三百零三万枚,与第四期的佛牌大小相似。此批佛牌共铸造了36个印模,都是黄铜制成的。佛牌的后面写有善玛亚拉航梵字,下方有“柏带比陆”字样,意思是“大藏经”。这批白榄佛佛牌也在几年时间内被信众们奉抢一空。

樾柏喃佛寺将持续推出第七期甚至第八期的佛牌,一直把龙婆术的精神流传到永远。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