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婆蜀——泰国神通第一高僧 泰国九大圣僧之一

泰国神通第一高僧龙婆蜀

在泰国能晋身为州徽的圣僧没有几位,他就是其中的一位。从曼谷北上,先经过素攀府(Suphang Buri),再往北上就是猜纳府(Chai Nat)了。当大家一进入此州府,就可看见欢迎游客的超大路牌,路牌中图文并茂。其中有此圣僧的图像,这就是所谓州徽的认可了。进入了猜纳府,就可看见每家每户都有供奉此圣僧的图像或金身,甚至人人佩带此圣僧的佛牌。每一个居民都认为此圣僧是猜纳府的守护神,而且都以在此州府出生为荣。


此圣僧就是泰国佛教界数一数二的高僧,并有神行太保之称的龙普树(Luang Phu Suk),樾巴空玛堪套(Wat Pha Kong Ma Kam Tao)。在泰国,以“树”(Suk)为名的高僧有数位,所以大家都尊称圣僧为龙普树玛堪套,以便识别。

龙普树是出生于佛历2390年四月初八,星期一,猴年,名滴再树。他的姓氏为“吉沙威”(Keatsaves),父亲乃软,母亲喃通蒂。父亲本为大城府人氏,拥有大傣族的血统,少年时跟随父母由大城府移居至猜纳府,以种果树为业。

乃软年轻时是一位勤力的有为青年。有一次他到城里办货,在一河口处买货。当时并没有道路,人民多把货物摆放在船上,沿河买卖。乃软无意间被由曼谷来的商船上的一位美丽的小姑娘所吸引住,惊为天人。于是他便时常往来办货,借故接近这位小姑娘,此姑娘名为喃通蒂。经过一番追求,终于感动了小姑娘的父母亲。他们四处打听,觉得乃软这小伙子为人真诚,终于决定将女儿许配给他。


结婚后俩口就居住在一个名为“玛堪套”的小村庄。“玛堪”意译为一种名为“亚参”的酸果,“套”意译为老。这个村庄到处都种了很多这种果树,因此而得名。乃软夫妻结婚一年后,生了一个小孩。取名为“树”(Suk)。“树”为“快乐”之意。其后几乎每年都生有一个小孩,总共生了九个儿子。

一家人生活得很融和,每一年喃通蒂的父母兄弟们也经常从曼谷来猜纳府探望他们一家人。直到有一年的泰历新年,喃通蒂的哥哥乃售前来探望他们。在间聊时说起,结婚了十年还没有生育,很想向乃软夫妻要求收养滴再树为义子。

当年滴再树已十岁了,乃软夫妻也作了详细的考虑。夫妻俩都认为他们的孩子够多了,若让兄长领养一个也不失为一件好事。同时滴再树也因此有机会到京城生活并读书。于是就答应将滴再树过继给乃售夫妻当儿子。而乃售的家庭就变得热闹起来,总共有五位成员了。

原来乃售的娘家非常贫穷,所以他将妻子的弟妹接过来抚养。当时其妻子的弟妹只有四、五岁,弟名滴再顶,妹妹则叫滴银宋汶,滴银意译为小女孩。而滴再树就多了两个弟妹,从此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若干年后,大家都已长大成年后,有一天乃树和乃顶(滴再为小男孩的称呼,成年后称为“乃”)两兄弟间聊时,谈到了恋爱。乃顶突然间挑战乃树说:“如果你有本事的话,就去追求我的妹妹,那我就服你。”因乃顶知道妹妹有很多追求者,不过没有一个她都看得上眼。乃树也给乃顶一言惊醒梦中人,心里在想,他与这个所谓的妹妹没有血缘关系,追求她并不是一个问题。

然而细心回想,村里很多有钱的公子哥儿都追求她,她都不看一眼,我又有何本事可追求她呢?乃树心里并没有信心,但是碍于不认输的心态,决定接下乃顶的挑战。

乃树苦思了一个夜晚,决定去找义父乃售学一些法术咒语之类的法门。乃售是一位业余法师,凡村民有中邪或中降,都会来找他作法解救。奈何义父却一口就婉拒了乃树,深怕他学会了法术,到外头沾花惹草就不好了。不过乃树并不死心,静悄悄的偷跑进义父的神檀里,翻看义父常用的法本秘笈。果然皇天不负有心人,真的让他找到了秘咒与修持法。


结果乃树就秘密勤加修持密法,过了一段时日,就悄悄的运用在喃宋汶的身上。因大家都住同一屋檐下,乃树很轻易就得手了。结果喃宋汶变得小鸟依人,两小口子恋爱了起来。如此一来,乃顶也不得不服,眼看乃树跟妹妹相恋,心里也衷心的祝福他们。

不久乃树觉得时机已成熟,于是便向义父表明要娶喃宋汶为妻。义父乃售给吓了一跳,因从小看着他们俩一起长大,跟兄妹没什么两样,突然间乃树说要取自己的“妹妹”为妻,心里就感到有点异样,于是他就立刻去找妻子商量此事,而妻子当然也对这突如其来的消息感到非常惊讶。

经过了多番考量之后,乃售夫妻认为他们俩根本没有血缘关系,于是就允许两人成婚。当年乃树已经二十一岁,结婚了一年后喃宋汶为乃树生下了一名孩儿,名滴再善(Sorn),乃树就得此一子。如今他的这个唯一的儿子是猜纳府的名人,并得泰国皇家御赐“吉威素里雅”(Keat Vetsuriya)的姓氏,是猜纳府的名门望族。

乃树于二十五岁时,突然间萌起出家的念头,由于当时已秉承未婚须先为僧的风俗,以示回向于父母的养育恩情。而乃树却还未遵行俗例,对不能报答父母之恩情而感到耿耿于怀。最后乃树得到妻子的首肯让他短期出家,了却心中的宿愿。

最后乃树择吉日出家于暖武里(Nonthaburi)的樾菩通朗(Wat Phor Tong Rang),由庙主柏古吹(Phruku Chui)为戒师,乃树授俱足戒后得法名为“柏树·吉沙罗”(Phra Suk.Keatsalo)。乃树当时打算过一个守夏节后就还俗,重回尘世过俗世生活。在三个月的守夏期里,龙普树跟了一位禅定高僧学习了修禅的法门。龙普树在初期学禅定时,觉得非常辛苦。


经过三个月的学习,龙普树已渐入禅定之悦乐而不自知。守夏节过后,家人来迎接他还俗之时,他却告知家人要再过一些时日才还俗的决定。龙普树说,待时日成熟后,他自然会还俗回家。妻子见到他意志坚决,也不便勉强于他,由他自作决定。

然后过了奉袈裟仪式后,龙普树却决定了要进深山修苦行戒律,开始他的苦行僧戒生活。他辞别了庙主,往他处寻找名师高僧习法。

初期龙普树修习苦行僧戒律时,是三五僧侣一起相扶持。因为龙普树刚出家为僧,对修苦行戒律的法门还不甚了解,所以需要一些辈分较深的僧侣从旁指导。

经过了数年的苦行,龙普树可说是吃尽了苦头,也跟随了无数的苦行僧学法。在无数高僧的考验之下,龙普树都能一一克服,足见龙普树的确拥有超人的毅力!而这些考验并不简单,非一般凡人所能抵受!

曾经有一次,龙普树与约十位僧侣来到一个山洞处,见到一位老僧在石上打坐,只稍一眼望去,就知道这位高僧的功力非常高深。于是大家就耐心的等待高僧出定后,要拜师学法。直至接近黄昏之后,老僧才出定。一众僧人立刻向他跪拜,祈求老僧收为徒弟。老僧见众人诚心一片,于是便放话说:“若谁能在此山洞打坐超过一个夜晚,明早就收他为徒。”

众僧心想就只是在此打坐一个夜晚,何其容易。众僧立刻各自扎营打坐起来。几个小时过去,深夜之时,突然吹来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冷风。接着传来一阵阵的脚步声,还有“吼、吼”的沉重呼吸声,越来越靠近。

当声音靠近他们近身旁时,细心一听之下,这些“吼、吼”的呼吸声;哗!乖乖不得了啊!正是高大的山大王,凶猛的老虎啊!有些僧侣早已被吓得魂不附体,趁老虎走远的时候三扒两拨得收拾细软逃离山洞,深恐迟走半步,就会成为老虎的晚餐。此时龙普树也感觉到老虎的威胁,他急忙诵回向经咒于他们,并心想既然下定决定要出家为僧,就等同把生命奉献了给佛祖,也只有认命吧!虽然心里有此打算,但是还是默持回向经咒,以解因果之怨怼。

到了明天早上,现场就只剩下龙普树一人,那九位僧侣早已不见踪影。最终老僧决定收龙普树为徒弟,并把昨夜所施的法术传授于龙普树。原来昨夜所出现的那些老虎,都是老僧以树叶变出来的。此法术不只可以将树叶变成老虎,还可变成鳄鱼,兔子,蛇等其他动物。


另有一次,龙普树独自来到一座非常险峻的山崖上。当好不容易才上到顶处时,却见到一位老僧正要下山。龙普树就朝那老僧行了个礼。老僧见到龙普树时灵光一现,觉得此人绝非池中之物,决定试探后才收他为徒。于是老僧就向龙普树说,若龙普树能紧紧的跟着老僧的后面走,老僧就收龙普树为徒,并传授他法术。

龙普树心想这是学习新法术的良机,那怕是走到天涯海角,也得跟的贴贴实实的,那可是轻而易举的事。此时只见老僧移动着身体,往山崖的边缘走去,龙普树立刻寸步不离地紧随在其老僧身后。然而当龙普树往下一看,发觉那是一个深不见底的山崖。初时他还以为老僧只是沿着崖边步行,哪知道老僧突然双手合十站定,随即双脚一蹬就往前跳了下去。哗!龙普树当时被老僧的行为吓得魂飞魄散。

当龙普树回过神来之时,早已不见了老僧的踪影。龙普树心想完了!完了!这位老僧的行为怪异,是否是想自杀呢!最后龙普树心想,既然自己已经对老僧许下了诺言,怎么可以反悔呢,此乃罪过,龙普树为了许下的诺言而决不退缩,就算死也要履行!

于是硬起心肠,急持曾经修过的各种密咒,也不管哪一段经咒可以保自己跳下去而不粉身碎骨,龙普树也学老僧一样双手合十,眼一闭就往下跳。跳出山崖的那一霎那,整个心都几乎跳了出来,心里就只想:“完了!完了!吾命休矣!”

不过惊慌的时刻很快就过去了。说时迟那时快,龙普树突然觉得整个人轻飘飘的,就像落叶一般,睁眼一看,咦!怎么自己就站在一个山洞的洞口呢?惊神不定,即走进山洞里,却见老僧早已坐在山洞内迎接他。龙普树见到了老僧,就知悉是世外高人,立刻跪下磕了三个响头。老僧称赞龙普树的胆色,知道自己没有看错人。他认为龙普树的心志比常人坚定百倍,他日必有一番作为。老僧教了他无数的绝门法术,并千叮万嘱不可误传于人,否则有心术不正者得此法术,必将危害人间。

第一项绝技龙普树曾在玛堪套的村里试过,有一天龙普树经过村里的一个莲花池,遇上了村长。龙普树向村长借用了手枪,村民闻讯之后就前来围观。不过龙普树只将手枪把玩了一下后,就归还了给村长。然后龙普树说:“这个水池里有很多鱼,你向水池里开一枪,就能把水池里所有的鱼全部射死。”围观的村民心里都想,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在水面上向鱼瞄准,其角度会因水的折射而产生偏差,想要打中一条鱼已是相当困难的事情,更别说要射死整个鱼池里的鱼了。

只见村长握着短枪对准池里的鱼,“砰”的一声,子弹打进了水里。可是水池里却好像出现了一条水蛇般在里面四处窜动。过了好一会,水池回复了平静。就有村民问龙普树说:“怎么不见有死鱼浮上来呢?”

龙普树回答道:“鱼儿是有生命的,僧人持有不杀生至戒,当然不能杀生。你们去检查那莲花叶吧!”

一些村民们见龙普树故弄玄虚,于是就跳下池内查看莲花叶。咦!怎么每片叶子被打穿了一个洞口,而且每一个洞口的大小都一样。此时龙普树就说道:“此法术只可传授给真正爱国的军人和将领。当与敌军对战的时候,只须朝敌方的军队开一枪,它就能将全部敌军消灭。但是若让歹徒学到这种法术,那岂不是会世界大乱吗?所以这阎王子弹术只会传给有正义感的人而已。”

而第二项香灰火神就是取香炉里面的香灰,唸了经咒后将之洒出去。香灰飘到哪里,哪里就会着火燃烧。第三项洒米变山,就是将米粒经过加持后往外一洒,就会长出山丘。第四项白沙变水,即将沙粒加持后洒到何处,何处就会被水淹没,可见从前法术是何等的犀利。

于佛历2430年期间,龙普树修苦行戒律15年,突然想起久别多年的亲生父母,于是龙普树就朝家乡的方向走去。以前只有河流与山道,每天只能看太阳来辨别方向。穿越深山野岭,至少要走数月才能到达目的地。

有一天,龙普树走到一条大河,正在想法子渡河。这时候河水流得非常急,想要游过去是绝对不可能的事了。于是龙普树只有沿着河边走,行至黄昏时分,见有一老僧站在河边,龙普树心想这位老僧可能是在等船来载吧!龙普树便好意上前慰问老僧,告知此处乃深山野岭,不会有船在此经过,不必枉等。

然而那老僧却气定神闲的回应说:“天上的鸟儿都可以飞过去,为什么我不能飞过去呢?”龙普树听了,心里想这老和尚可能是想得有点走火入魔了吧!要学鸟儿飞过去,那可是天方夜谭呀!当龙普树在嘀咕之际,却见;老和尚往河里走去,龙普树立刻上前阻止,深怕他被激流冲走而一命呜呼。

正当要拉住老僧时,只见他轻轻的踏在水面上,身体不仅没有沉没,还漫步地度过对岸。龙普树被此时此景吓得愣住了,回过神之际立刻跪下向老僧磕了三个响头,。这时候对岸传来一阵阵回音,说道:“小和尚有机会就过来找我吧!”语音一毕,老僧也就消失了。此时龙普树知道是遇上高人了,心里想一定要过对岸向这位老僧学法才行,结果龙普树沿着河岸走了两天才看见一只小船,并要求船家载他渡河。


甫一靠岸,就看见有两只老虎岸边游走,老虎似乎没有恶意,双双走在前方,然后回望龙普树,似在等他。龙普树立刻会意,忙跟随而去。走过了一座丛林后,见前方有一座古寺庙,突然两只老虎消失的无隐无踪,龙普树就走进古寺探望,见一位老僧正坐在内,似乎在等待某人到访。龙普树细心一看,那不正是涉水渡河的老僧吗?

老僧一见龙普树到来,就表明正等待他的到来。龙普树立刻跪下来磕头拜师学法。老僧倾囊相授,教导龙普树无数的法门,全部都与水有关的法术,除了可以水上步行之外,还可以令河水隔开,走进水中打坐画咒于铜片上制造塔固,然后再走出来而滴水不沾。很多村民都曾见过龙普树施展此法门,纷纷叹为观止。

龙普树向老僧学了两年的法术,然后才告别老僧回家乡探望父母。龙普树探问好回家的路线后,就施展神行法回乡,神行法可将路程缩短,一百公里的路程可缩短至一天就可到达。

当龙普树回到小时候居住的故居时见两位白斌斑斑的老人家。这两位老人家见有僧侣经过门前,马上邀请僧人入内沏茶小休,然而两老所意想不到之处是,僧人甫进门却激动地喊道:“爸!妈!”

两位老人家霎时间不知该如何回应,心想这僧人肯定是认错人了。不过经过确认后,两老人才知道眼前的这位僧人正就是他们多年不见的大儿子。龙普树十岁的时候已经过继了给乃售当义子,而现在已经四十几岁了样貌已经无法辨认。事隔数十年,两老重遇爱儿,立刻高兴得泪流满面,并为儿子出家为僧感到欣慰。

当龙普树的弟妹陆续回到家里来,发现家里多了一位僧人,都感到非常奇怪。在得知僧人原来是他们的大哥后,都感到万分高兴。有些弟妹甚至还没跟龙普树见过面呢!因龙普树十岁离家时,他们都还未出生呢!

结果经过父母与亲戚们的挽留,龙普树决定留下了,住在一间荒废了很久的古庙。此庙前面就得湄公河,名为樾乌通(Wat Outong)。经过了龙普树多年的扩建,后来才改名为樾巴空玛堪套至今。


当年龙普树为了要建大雄宝殿而开始铸造佛牌,并筹得四万铢。与当时来说,那是一个非常大的数目,龙普树用了九贯钱去赎乃波(Phoi),当时乃波在有钱人家中当奴隶,乃波是龙普树的幺弟,赎身之后就全新协助龙普树建造大雄宝殿。

在樾巴空玛堪套前面有一条大河,“巴空”意译大河。这条大河中有许多大小不一的鲤鱼,村民在河边冲凉洗衣时,经常被鲤鱼侵害。村民们无法出去鲤害,就向龙普树求助。龙普树听后,也为村民们的处境感到同情。他就取了一杯经水,走到庙前的码头处,把杯经水加持之后,然后倒进河里。龙普树对村民说,和尚不可杀生,所以只可施法保护村民而已。

说也奇怪,从今以后凡鲤鱼游至村庄的范围,就不能潜在水里,必定浮在水面上。如此一来村民们就很容易察觉鲤鱼出没,从而避开不至于受到伤害。从此村里就没有在听闻村民受鲤鱼伤害的事件了。这件事情很快传到一位酷爱学法术的人耳里。而此人并不是普通人,原来就是当今五世皇的第二十八王子,他的名字为“功墨銮村逢·滴乌隆萨”(Kom Me Luan Chupom Deoudosa)。


他曾听闻了龙普树无数的圣迹,趁着一次五世皇要到彭世洛府视察铸造金那叻大佛像时,独自驱船停泊在樾巴空玛套的码头处,亲自走进庙里,不让随从跟随。因此当时并没有人知道他是当朝王子。当他走进龙普树时,龙普树刚好拿起几片树叶将之变成兔子,供庙里的孩童追逐玩耍。然后龙普树又再拿起了几片树叶,走到庙前码头处。将几片叶子加持一番,然后丢进河里去。

当叶子一掉进河里,马上就变成了鲤鱼,因为有村民投诉最近河面上见有很多鲤鱼,一直流连不肯游走,所以龙普树就变出多条大鲤鱼将之驱赶。只要那些鲤鱼离开后,龙普树所变得鲤鱼就会恢复原形,变回树叶。王子目睹了这一切,立刻把龙普树敬为神人,向龙普树跪拜央求收他为徒。

龙普树和王子交流了很久有关法术的知识。王子自小就喜欢修法术与玄术,并曾到英国求学十二年,学习作战的战略。回来后五世皇封他为海皇,专门掌管海军部队。王子还学医,而且经常进入乡区为病人医治疾病,因而得了“摩逢”(Mom Phom)的称呼,也即是医师之意。

龙普树觉得王子心术正且仁慈,于是答应收他为首徒。龙普树揶揄王子在外国学习了这许多年的作战,并不及他的一颗子弹。所以才有了前文所述的村长射鱼的那一幕。王子看了那射莲叶之术后,就毅然跪下要求龙普树教他此法术。

龙普树就说:“我只教你一人,因你身负保护国家的重任。你就千万不可将此法术传于他人,你是第一位学习此法术的人,也是最后一个。”


终于“功墨銮村逢”跟龙普树学习了不少法术。龙普树还教了他做塔固的法术。一天龙普树叫功墨銮村逢跟他到一条大河处,再点燃了一根大烛,就往河里走去,可怕的事情发生了!只见河水自然的分开成两边,龙普树就这样的走进去了河中央。随后河水又完全复合,龙普树就在河水中消失了。

过了半句钟,只见河水又自然地分开来,龙普树又慢慢的走出来,并把那支有锡片卷成的塔固交给功墨銮村逢。龙普树表示,由于功墨銮村逢是海军司令,所以必须在河里画符才特别有效。功墨銮村逢忙接过塔固,而龙普树身上的袈裟却滴水不沾呢!

功墨銮村逢因此学会了做塔固的秘笈,不过却没有学会爆炸水的法术(爆炸水就是龙普树进去河里后出来滴水不沾的法术)。


结果有一天,功墨銮村逢带领海军出海巡视海域,突然间心血来潮技痒,就叫手下找来一条白布,并在上面写了几句咒文,然后将之捲成条状,他再召集所有的海军列队,并挑战看有谁人敢头上绑着此布条跳下海去,试看是否可以避险。

士兵们初时还以为就只把布绑在头上跳下海去,并没有什么难度。可是当士兵们从战舰上往海中一看,哗!那可不得了!原来海中正有数十条鲨鱼游来游去,登时蠢蠢欲试的士兵们纷纷打了退堂鼓,不敢出声说要施法了。

过了一会有一个小兵站了出来说:“如果军官们不试,就让我试吧!如君要臣死,臣不可不死!”这名小兵跪下来向功墨銮村逢接过布卷,将之绑在头上,并脱下军服,“噗咚”一声就跳下大海里。海里的鲨鱼立刻活跃起来,似乎是找到猎物了。战舰上围观的士兵们,每个都冷汗直冒,心里都担心那自告奋勇的小兵必定凶多吉少了。

可是大家所看到的画面,却大大的出乎意料之外。眼前所见,鲨鱼就总徘徊在兵士的一米范围外,根本就靠近不了。鲨鱼群在围着士兵打转,场面煞是奇观。过了半句钟,功墨銮村逢才下令将那位兵士给吊上来。那兵士上来后,撤掉头上的布卷交还给功墨銮村逢。功墨銮村逢非常赞赏这位小士兵的胆色,并马上封为上尉。


之后功墨銮村逢大量的画布符,分配给士兵们,作为防身之用,。所以功墨銮村逢的军队是一支不败的军队,举凡敌军听闻对手是功墨銮村逢的军队,都会打退堂鼓,落荒而逃。所以至今所有的泰国军队都奉拜功墨銮村逢的法像。

龙普树在生时,有铸造几批佛牌,多数都是以锡来铸造,并在后面亲自划上符字。龙普树也铸制了少许的粉质必打佛牌。关于自身的佛牌就只出过一批,也是最后一批。铸造自己法像的铜牌于2466年。于佛历2456年,龙普树被御封为“柏古威蒙坤那寇”(Phra Kru Vimomkumnakon)。

于佛历2466年5月19日凌晨30分,功墨銮村逢得了瘟疫而逝世,享年44岁。龙普树得知功墨銮村逢逝世,也禁不住伤心地流下眼泪。同年12月23日下午4时,龙普树安详的圆寂了,享年75岁。当龙普树的灵柜摆放在樾巴空玛堪套举行佛教仪式时,竟无故出现了近万条壁虎,圈圈围观,犹如万条鲤鱼前来朝圣!从此,一代圣僧就此沉积了。

泰佛正牌专注结缘泰国高僧正牌,老牌,恭请原庙佛牌,如想恭请泰国佛牌,鉴定佛牌真假或了解更多的佛牌信息,可以添加泰佛正牌官方微信:tfzp999 欢迎你的咨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