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婆班——神兽崇迪创始人 泰国九大圣僧之一

亚育他雅自古以来都被认为是一个奇域,除了发生许多灵异事件外,尚有多位道行高深的僧侣出于此地。

亚育他雅(Ayutthaya)是于佛历1893年时期由乌统亲王(Prince Uthong)开始建国,并对外开疆扩土,引来络绎不绝的各国商家。当时的人民生活富庶丰饶,衣食无忧,多把精神寄托到宗教上,因此沿岸陆续兴建了不少的庙宇:仅是舍利塔,整个州府就有不少于2000座,而寺庙的数目自然也不在其下了。

本篇所要讲述的这位僧侣,是被当地的居民喻为活菩萨的一位救世僧,也是第一位铸造神犬佛牌的奇僧。他就是樾榜喃苛(Wat Bang Nan Kho)的第三任庙主持(佛历2467年至2480年)。

龙婆班出生一小务农人家,是一小康之家;父名乃按,母名喃菌,姓氏为素他翁(Shuthawong)。龙婆班出生于佛历2418年7月16日,星期五,全乡村的村民都为他们索得一男而感到高兴。夫妻俩把儿子取名为“班”,此乃因为孩子的左手尾指处有一红色的斑点,泰语称之为“班岭”(Pan Dean),意译“红斑”。


“滴再班”(Deat Chai Pan)从小就很懂事,从来不哭哭闹闹。到了两、三岁时,凡遇见僧人或小沙弥在屋前路过,他都会自动地双手合十行膜拜之礼。

在滴再班稍为懂事时,有一次他到外婆家,外婆刚好病重,家人都围在她的身边,说要为外婆唸“阿拉航”(Ahrahang)经咒,祈望她过世后可升至阿罗汉果位,得无上福报。滴再班听后就将之记下来。这就是滴再班在年幼时第一次接触经咒,而且还从此之后长持此咒。

于七八、岁时有一次他发高烧,试过多种药方仍无法退烧。滴再班躺在床上见床前摆了一杯白开水,于是伸手拿起了那杯水喝下肚里。

过了一会,滴再班奇迹般退了热,而且可以下床行走,家人见了非常惊喜,也更因此得知滴再班居天赋的佛缘。滴再班从小就很有爱心,见动物受了伤。会主动施救,见大人们杀鸡劏鸭时,他会因不忍心见到残忍的场面而远远离开。

龙婆班廿岁时,其父母要求龙婆班去授俱足戒为僧。跟随泰裔习俗,男孩子在还没有结婚前,须出家一段日子,以报答父母养育之恩情。以前的出家剃度者,一般得花上三至六个月的时间实习及体验僧侣的简苦生活。除了每一天准时作早晚课,还得众僧侣准备餐食以及处理寺庙里的一些简便工作。在空闲之时,他还须负责打扫树叶及清洗厕所等工作,磨练体会僧侣之生活。

有一次空闲之时见一群老村民坐在庙里闲谈,龙婆班闲来无事也就坐在一旁听听他们闲聊。言谈间有一老者说起,某某僧侣在过两天之后就要还俗了。  

而另一村民就问那僧侣是为河还俗的;那老者就回答说:“遇上异性体香袈裟脱”,这是泰国流行的一句谚语,意译为僧侣遇到了心仪的女性,深深吸引,在抵挡下住诱惑时,就脱掉袈裟还俗去。

坐在一旁的龙婆班就听得一头雾水,心里就是想不通,事因龙婆班虽已年逾廿岁了,却从不曾交过女明友或与女性交往于是他决定要解开这心里的谜团,若证明了女性不能带来诱惑的话,他就决定从此不再还俗。但是该如何进行试验呢?

此时他想起家里有一位女佣,年龄约廿五岁,比龙婆班年长五岁,所以龙婆班称她为“且乔”(Chei  Keaw),也就是“娇姐”之意。娇姐长得娇小玲珑,早惹来许多青年争相追求。

有一天,龙婆班偷偷溜回家;当时家里刚好没人,只留下娇姐在家里忙家务。龙婆班就要求娇姐进人他的房间,并说明了用意,说道:“娇姐,可以让我抚摸你的乳房吗?”

娇姐听了龙婆班唐突的要求后,立刻大吃一惊,脸儿也马上红了起来。这时龙婆班慌了,急忙解释道:“我一快要出家为僧了,因为好奇女性的身体构造,想知道为什么可以让男性如止的迷恋”。

娇姐见龙婆班一脸诚恳,字里行间根本没有一挤邪意,于是很放心地答应了。娇姐把上衣脱下,让龙婆班抚摸目己的乳房。龙婆班摸了一下后,心里并没有异样的感觉。他觉得那都是一样的皮肤,不一样的就只是胀了一点。龙婆班认的女性的胴体不外如是,没有诱惑,于是就决定出家后不再还俗了。

终于于佛历2438年4月1日,龙婆班授俱足戒出家为僧,出家于樾榜口喃苛,由樾榜芭摩(Wat Baan Pha Mo)}的龙婆顺为戒师,并得法名为:“柏班所纳哆”〔Phra  Pan Sho Natho)。自从授俱戒为僧后,龙婆班就驻住在樾榜喃苛跟随庙主持龙婆该(Luang  Pho  Krai)勤修佛学及梵文等。

学习了逾一年后,至第二年的守夏节时,龙婆该就安排龙婆班跟随他的戒师龙婆顺(Luang Pho Soon)学习禅定以及一些医疗法门。龙婆顺是当时一位名声响当当的医师,专门医治一些奇难杂症,最为拿手的就是驱魔解降的法门。

当龙婆班来向龙婆顺拜师时,龙婆顺就说:“儿啊!你终于来了。自从你五、六岁时我已见到你的佛椽深厚,心想在贫僧未圆寂前的一天,如你来拜我尧师,我将把法术倾囊相授于你。”结果龙婆班只花了两年就把龙顺所有的法门全学会了。

之后龙婆班觉得自己的佛学造诣不钩深厚,日后该如何传承佛陀之教义,又如何向信众请示佛理呢?龙婆班知靠法术是行不通的,所以决定离别恩师,到京城曼谷进修更深人的经藏。

龙婆班向母亲借钱当盘缠,说要去京城读书。然而母亲却拒绝借钱给龙婆班,深怕龙婆班拿了钱远赴京城读书,实在放心不下。龙婆班无奈地辞别母亲,垂头丧气地回到庙里。此时他突然想起母亲曾赠送一套稠制的袈裟,决定将之变卖。结果袈裟卖了八毛钱,虽然钱不多,不过他还是坚决要到京城里读书。

龙婆班是一个坐言起行的人,决定后的事件绝不放弃或改变。他收拾了简单的行李后,就走去龙婆该的佛舍,向龙婆该说明去意。龙婆该问龙婆班身上有多少盘缠,龙婆班回答说道:“八毛钱”

龙婆该就叮嘱道:“盘缠不足之时,可去投靠我的师弟龙婆级(Luang Pho Chit),他在越舍吉(WatShekeat)。”此佛寺也有金山寺之称,龙婆该还写了一封介绍信让龙婆班带上。

龙婆班辞别了龙婆该就直接往码头走去,乘搭帆船去京城。龙婆班不敢向母亲辞别深怕母亲因担心他远行而百般阻扰,只有在心中默默祝福心爱的母亲。

到了京城,找到了樾舍吉后就投靠了龙婆级,寺院安徘龙婆班人住僧舍。僧户非常简陋,下雨天时还漏雨呢!

当时樾舍吉还不是寺庙。只是一间佛学院,筑有数间以木板搭建的长型课室,由附近的寺庙调派僧侣前来驻教。龙婆班被安排在初级的佛学班上课龙婆班非常努力,专心研读佛学,甚至在夜深时也挑灯夜读,丝毫不懈怠。

在清旱作完早课后,僧侣走出佛学院托钵化缘。当时的人民都很贫穷,生活非常艰苦,所以僧侣们外出托钵化缘,并不是每天都可化得食物,有时会空手而归。

如那一天化缘没有得到食物物,僧侣们就只好饿着肚子,以喝白开水充饥。这时候龙婆班就想起了龙婆顺的教海,受上天的考验,劳其筋骨饿其体肤,方能体验人间的疾苦,这不正是应了佛陀受六年饥饿之苦的磨练吗?

这时候连天上的神仙也怜惜龙婆班了。曾经有一次龙婆班身上没剩下几分钱了,他刚好托钵化椽回来走进僧舍;突然身后出现了一道白影,接着一位古代装扮的仙人出于了。他在龙婆班跟前行了合十礼,并告知龙婆班一组号码,要龙婆班下注买彩票,就可以得到一笔生活费。接着仙人就消失了。

到了第二彩票开彩日,龙婆班牢牢的记下了那组号码,却迟迟不敢下注。应为龙婆班想起佛陀的训示,不可贪图不义之财,赌博更不是僧侣可以涉及的活动。为了严持戒律,龙婆班决定不下注买彩票。在当晚彩票的开彩结果,改组号码果然开出来了,然而龙婆班一点也不觉得可惜。

在金山寺佛学院经过五年的苦读,龙婆班考获了五级的佛学位;他终于可以毕业回乡,探望已有五年不见的母亲。  

龙婆班战战兢兢的踏上回乡之路,担心回到家被母亲责骂,然而当母亲见龙婆班回来之后,马上双手合十朝拜龙婆班,母亲完全没有责备之意,反而非常钦佩龙婆班的勇气及决心。在得知龙婆班考获了佛学位之后,母亲更引以为荣。

母子相聚了一会后,龙婆班就启程回去樾喃苛拜见龙婆该。小住了一段时日,在辞别龙婆该到樾榜芭摩拜会龙婆顺。

经过考验及试法后,龙婆顺得知龙婆班的佛学造诣及禅定的功力已有相当的水平,但若要达至顶峰,仍需要多一番磨练。

于是龙婆顺就要龙婆班寻访一位名僧,学习更高深的禅定法门;这位高僧名为龙婆念(Luang Pho Nin),驻住在素般武里(Supanburi)的樾诺(Wat Noi)。龙婆念的来头可不小哦!

原来龙婆念是顺德菩达曾哆的大弟子。龙婆班马上辞别龙婆顺以苦行方式前往素般武里寻访名师。苦行了多天后,终于找到了樾诺。龙婆班走进庙门就看见一位老僧,穿着破烂,身上所披着的袈裟已经非常残旧。他手里捧着一堆残余的食物,不断喂食猫狗,口中还喃喃自语地和猫狗说着话。

龙婆班走进老僧,说明想要向龙婆念拜师学法。老僧就是:“我就是龙婆念,只是一个会喂猫狗和跟他们谈天说地的疯和尚,那会什么法术。你找错认啦,快到别处去吧!

龙婆班听说眼前的老僧就是龙婆念,立刻跪下来磕了三个响头。然后龙婆班此时心里也在嘀咕,心想这位老僧穿得那么破烂,或许不会是龙婆顺所提及的哪位高僧呢!不过即已跪拜,也就管不了这么多了,就算他仅教自己一句经咒,也算是自己的师傅。

龙婆念见年轻的龙婆班非常真诚,而且很有决心,于是就叮嘱了老半天当晚在大雄宝殿正式接见他。

过了一会,听到庙里的钟声响起,进入作夜课诵经的时候。龙婆班也跟随众僧一起坐夜课。夜课完毕后,只见一位穿着整齐庄严的僧人走了进来。龙婆班大吃一惊,眼前的高僧不正是刚才那位穿着破烂的僧人吗?这与刚才所见实有天壤之别啊!

老僧人坐在大殿上,全部的僧侣都向他行跪拜礼。原来他就是此庙的住持。听了龙婆念的一番训示后,所有僧侣都退出去了,大殿上只留下龙婆班一人。龙婆念要龙婆班行拜师仪式,正式收为徒弟。

然后龙婆念就问龙婆婆班道:“你会唸‘依弟必叟'(Eitipiso)吗?”,其实那有僧侣是不会唸此巴利文经咒,此乃赞颂佛法僧之经咒,龙婆念就说:“你只要唸上面赞颂佛陀的那段就行了,即‘依弟必叟..至..巴卡哇滴’”。

龙婆班心里嘀咕,我辛辛苦苦从老远而来,你只教我如此简单的经咒而已。此时龙婆念又说:“别以为这么简单,我是要你从后唸起,也就是‘滴哇卡巴..至叟必弟依..’倒过来唸”。

接着龙婆念又说:“你回去好好熟唸,三天后再来见我。”龙婆班心想那非常简单,不足一天我就可以将之背个滚瓜烂俗了。三天后,龙婆班到僧舍见龙婆念,并说已经把经咒背熟了。

龙婆念不作声的就走进僧舍里走出来的时候手中已拿着一把旧型的锁头,放在龙婆班的前面。龙婆班百思不得其解。龙婆念的这一把锁头是什么意思呢?

龙婆念说:“念经死背是没有作用的,要把意志力贯注于经咒中,那才能产生作用,也是关键!”龙婆班立刻追问道:“那该怎么样才能做到呢?”

“那必须以禅定配合经咒,一并行使才能达到这种功能。现你把这把锁头拿回去,按照我所传授的方法,诵唸经咒直至锁头自动打开为止。”龙婆念指示道。

结果龙婆班在僧舍中足足练习了长达三个多月,终于成功把锁头打开。于是龙婆班就开开心心地拿着锁头去觐见龙婆念。龙婆念又从僧舍里拿出了一条铁链,铁链上锁上了五把锁头。然而龙婆班并没有唸任何咒语,只用手轻轻一触,锁头应声而开,一下子连开了五把。

龙婆念见了大喜说道:“贫僧没有看错人,你果然是亲出于蓝而胜于蓝的人才。你已经毕业了,你已经成功把锁头打开,你已将经咒融入自己的意念里了。而此经咒是可化解一切邪术,降术,疾病,甚至可以把衰运化之为无形。凡要化解,脱离,解除诸样怨态或病疾,都可以唸倒反的“依弟必叟”经咒行之。” 

虽说现在龙婆班的功力已是世间罕见,但龙婆念确认为龙婆班还有需要进修的空间,尤其是在禅定方面。

龙婆念说:“你现在去找我的大弟子,龙婆浓(Luang Pho Nong)樾空玛坦(Wat Kong Madan),也在素般武里州府内;他是顶尖的禅定宗师,你可以拜他为师。”

“我的时日已不多,以后你就好好向他学习把。”龙婆念语意深长地叮嘱道。

龙婆浓在素般武里府是一位名声响亮的禅师,连闻名全泰国的一代禅定宗师龙婆术樾柏喃都是他的徒弟呢!

结果龙婆班辞别龙婆念投靠龙婆浓。龙婆班跟随了龙婆浓后,两个人亦师亦友,建立了深厚的友情。此时龙婆班学会了不少的禅定法门与要诀,奠定了龙婆班在日后的成就。

有一次龙婆班苦行戒律至泰南一座名都,那就是洛坤洗谭玛叻(NakomSithanmelat),查都堪之故乡。当龙婆班走进这个地方,突感浑身乏力,跌睡在一棵大树底下,这时刚好有好心的村民路过,把他扶进一间小木寮里休息。

此时碰见有一老叟走过,得知有僧人昏倒了。他看了一下后就说:“此僧人中了山降,如延迟医治将会虚脱而死。”村民们都非常紧张,若有僧侣被降术害死,那是多大的罪过啊!

当大家都正在着急之时,老叟从怀中拔出一支已生了锈的法刀,朝龙婆班合十拜了一下,然后以法刀在龙婆班的额头上画了一个符咒。过了一会,龙婆班才慢慢的睁开双眼,醒过来了。其实着并不是龙婆班功力不济,而只是一时大意,方受到降术的侵害。由此可见当时的降术多么的猖狂。

龙婆班醒来之后,知道有一位老叟救了他,于是亲身向他道谢。龙婆班见老叟一身仙风道骨,却巍巍而立。龙婆班好奇问了老叟的年龄,老叟答道:“老朽今年99岁了,别人都叫我古噜彭(Kru Pean)。老朽以前是教师,现为法师,到处流浪帮助身受邪术侵害的人,也专门医治一些奇症怪病。”

龙婆班非常钦佩这位老叟。老叟又说:“你虽然道行很深,不过没有防范之心,以为世上的人都是善良的,所以才会中了山降。”

“如你不见怪,老朽可传你护身法术,你接受吗?”龙婆班听了,求之不得,立刻德跪下拜师。然而老叟却快快扶起龙婆班,说道:“你是僧人,不可跪下向我拜师的,你只需拿两支蜡烛、五支香及少许花放在盘上交给我就可以了。”

经过了简单的拜师仪式,古鲁彭取出一片四方的白麻布,在上面写上了经咒。龙婆班一看,竟然又是“依弟必叟”的经咒。不过这经咒是直写的,再以横竖线相互重叠,犹如一张捕鱼的渔网一样。根据古鲁彭所说,那是保护网。凡谁有了这保护网经咒,不仅不怕邪魔鬼怪来犯,甚至有防御刀枪之侵害,避山障毒物之功能。

古鲁彭把符布交给龙婆班,要龙婆班将之放在天灵盖上,符布连接上一根经绳,古鲁彭手持经绳,口中诵唸经咒。不一会,仪式就完成了。据古鲁彭说,符咒已经摧进了龙婆班的体内。古鲁彭还把摧符大法,即“苞忍苛碧”(Pao Jan Kot Phi)仪式也传授于龙婆班。

龙婆班在生时,每一年都举办一次“苞忍苛碧”法会,日子选在“少哈”之吉祥日,也就是星期六逢初五之吉日。法会引来许多信众参与,争相接受难得的吉祥法会的祝福。法会进行间会有信众大喊大叫或大哭,据说那是深入信众身内的冤亲债主所展现的反应。

龙婆班会加持回向于他们,化解冤孽因果。之后就进行“忍苛碧”仪式,为信众们祝福加持。法会过后,有些人的背后会显现淡淡的红色四方水印;有些则隐隐约约地显现在脸部,不很明显。据说曾有孕妇前来参加法会,当孩子出生时,其头部竟显现四方形的符印。由此可见泰国人的法术是多么的神奇啊!

龙婆班经过了多年的苦行僧生涯,拜访了多位出家名师以及在家众的师父;在苦行的同时,龙婆班还帮助了很多寺庙进行建设及修葺,数目不下于40间。涉及的工程有大至筹建大雄宝殿或舍利塔,而小者则是建僧舍及修道路桥梁。

数年之后,母亲来信要求龙婆班回乡驻住在樾榜喃苛,以便能与儿子朝夕相见。龙婆班很孝顺母亲,不忍母亲苦苦思念,于是就答应回来驻住在樾榜喃苛。

起初樾喃苛是一间没有大雄宝殿。设备简陋的寺庙。龙婆班每一天为村民治理奇难杂症、铁打刀伤,所以深得民心。曾有工人在工作时意外从高处跌下,腿骨和肋骨都受了损伤;但是在涂了龙婆班自制的独门药油之后,竟在短短的数个星期内就痊愈了。

龙婆班医术高明,名声渐渐传遍了整个州府,连附近多个州府的信众也慕名而来探访龙婆班,而且都慷慨地捐献建庙。所有到访的信众都会把经水带回家,供作引用或洗澡,能带来好运。

龙婆班的经水圣迹人人皆知,所以很受欢迎。每天龙婆班都会在僧舍前准备多罐的经水,供信众们取用。

有一次龙婆班坐在大堂内接待很多信众,僧舍前的经水已被信众取尽。有一信众拿了一个空瓶子向龙婆班求取经水。不过由于现场信众太多了龙婆班根本应付不来。无奈就吩咐该名信众到庙前的小河中取水。该名信众心里虽然有百般不愿,但是也遵照龙婆班的吩咐,取了一瓶的河水。

可是当他把瓶子盛满河水之后,心里却越想越不对头。这河水没什么特别,要来干嘛?心里一气,就想把河水倒进河里去了。可是这时候,奇迹发生了……

然而任凭他怎么做,瓶子中的水就是半滴也流不出来。这一回他可吓呆了。他立刻把瓶子交了给龙婆班,向他求教。龙婆班接过了瓶子,在嘴边轻轻吹了口气,说道:“拿回家去吧!回到家里,水就可以倒出来啦!”

该名信众急忙向龙婆班磕头拜谢求恕。龙婆班笑笑说:“回家洗个澡就好了。”该名信众满怀信心地回家去了。结果在他发迹后,还定时的到寺庙里来,慷慨捐献。

龙婆班按部就班地将樾榜喃苛扩建,如今已具备了大雄宝殿、讲经堂、图书馆、舍利塔及佛舍等设施。

有一次,寺庙计划要扩建僧侣宿舍之时,准备工程的地点旁有两颗大树;这两棵树名为“喃特监通”(Nan Tekean Thong),是一种担龙植树;这种树在泰国人的心目中非常有地位,是公认的“深灵树”。据说这种树只让女阴灵依附,所以称为“喃?特监通”,“喃”意译为“女性”。

庙前的这两颗喃特监通非常巨大,而且树干茂盛。龙婆班担心树干横生,僧舍容易受到破坏。于是龙婆班就决定把这两棵大树砍去。砍树的当天,须先举行祭拜仪式,通知树中之灵离开,免受伤害。同时还须言明砍树的原因,不得马虎行事。

祭拜完毕后,伐工正准备开始用长锯要锯树时,突然两人均大呼肚子痛,匆匆丢下锯子跑进了洗手间。龙婆班就只好在等,可是过了一个多小时,还不见工人出来。

前往一看,原来那两个伐工竟昏倒在洗手间里。龙婆班无奈,就隔日在安排工人前来砍树。

当晚,龙婆班要进入僧舍休息时,突闻僧舍外有女人的哭声。龙婆班立刻开门出来查看。只见两位古装打扮的女子,正跪在僧舍外哭泣。龙婆班马上赴前慰问。

两个女人见了龙婆班,立刻双手合十,向龙婆班磕头。他们对龙婆班说,两人快要无家可归了,希望龙婆班拔刀相助。龙婆班就问道:“你们因何事无家可归?是遇上了火灾还是水灾啊?”

两个女人回答说:“都不是,是因为龙婆无情,才会让完美无家可归!”龙婆班听了下了一跳,他从未曾做过害人之事,怎会无端端令他人失去家园呢?

两个女人继续说道:“龙婆为什么要砍去寺庙前的那两棵大树,那就是我们的家呀!”此时龙婆班方如梦初醒,明白那是怎么一回事了。原来此两位女人正是“喃特监通”(树精)

龙婆班就解释说:“因为贫僧怕树干金额树枝横生,会破坏僧舍的窗户或门墙,所以才会下令把树砍掉。”

女树精听了立刻苦苦哀求道:“希望龙婆班手下留情,别把大树砍去,树枝决不会横生伸展,也不会破坏僧舍。”

龙婆班想了一会,觉得她们很可怜,于是就答应不砍树了。不过龙婆班要树精遵守诺言,不能让树枝随意横生。

往后这两棵树果真只往上直长,而横生的树枝却只有寥寥树支而已。树下堆满了许多女性华丽的衣物,都是供品。原来两位女树精时常显灵帮助附近的村民,尤其是遇上财务困男时,她们就会报梦,让村民发一笔横财渡过难关。村民都不忘到树下答谢她们及作一些佛教布施回向众生,那才可以持续无量福报。

因为要扩建僧舍,所以把旧僧舍拆除。龙婆班搬到庙后双层停尸房里暂住,停尸房下层是置放附近居民之尸体,轮候举行佛教回向仪式后,再送往焚尸亭焚化。

龙婆班每天进出的时候都与这些死尸相遇,有时候还会遇上难闻的尸臭味呢!然而龙婆班却不当一回事,他认为每个人在百年之后都会变成那样,所以他以这些尸体为师,在进行禅定时观想世间之无常,提升禅定造诣。

于一个月黑风高得到夜晚,龙婆班在行禅定之时,来了一位身穿白衣的老修行者。白衣行者对龙婆班说:“老朽希望你能铸造佛牌救世,分赠给到来布施建筑舍利塔的善信。老朽将传你铸造佛牌的秘诀,你可愿意接受?”

龙婆班亦心感同受,认为该是时候铸造一些佛牌,让中善新们佩戴以避凶嫌、恶运、邪灵降术等,于是他就答应了白衣行者的要求。

白衣行者说道:“铸造佛牌当然是以佛祖的发像为尊,不过老朽所传你铸造的佛牌,在佛祖法像下必加有一神兽。老朽将每夜来传授你各种祥兽之密咒。今天老朽就先传你‘哈奴曼’(Habuman)密咒。”

“哈奴曼”乃泰国最具威力的神猴,拥有翻天覆地地神威,供奉他就可保佑国家及家园。白衣行者还特意显现多个哈努曼的控灵密咒,要龙婆班好好记下。

龙婆班将之一一记下后,那白衣行者与哈努曼之幻影就慢慢消失了。如此这般的情形连续了六天,一共是六种神兽之形象。于第二天,所显现的是“柏雅固”(Peyakru)“飞鹰皇”;第三天为“该”(Khai)“公鸡”;第四天则显现“明”(Mean)“刺猬或箭猪”、第五天为“奴”(Nok)“鸟”;而最后一天显现的就是“巴”(Pra)“鱼”。而每一天各有不同控灵密咒,龙婆班都将之牢牢记下。龙婆班从没把此独门密咒传授给任何人。根据他说,欲得此咒,必须视个人的造化与机缘,半点不由人。 

到了佛历2446年,龙婆班决定修葺残旧的舍利塔,计划将之扩建为一座宏伟的佛舍利塔。这时他想起了白衣行者的叮嘱,即以铸造佛牌来筹募修建舍利塔的资金。

龙婆班为了张罗铸佛牌的原料及经粉,逐找来一群热心的村民。首先收集的是灵土、庙瓦、圣泥及破碎的佛牌像等,合之磨成粉末收集起来。

第二个步骤就是要收集“依弟且”(Eitichei)粉末;此法门是龙婆班跟龙婆尼所学来的绝学,传承自顺德菩达曾哆。当年顺德菩达增哆就是用此独特法门,铸造了泰国的第一名牌,那就是佛牌收藏家惊之为天物的“顺德樾拉康”了。

此佛牌之灵验与显圣是毋庸置疑的,而龙婆班也传承了这独特的法门。此法门是将经咒符字以高深的禅定力,催注于粉块或粉笔上。在写上经文心咒之后之抹掉,把粉末好好的收集起来。

龙婆班就是以这个方法将各种圣兽的心咒写在黑板上再抹掉;如此写写抹抹,花了数年时间才成功收集足够的份量供铸造佛牌。

终于于佛历2450年,在热心村民的协助下成功铸造第一批圣兽佛牌。当圣兽佛牌首次面世时,就在佛教界引起了很大的回响。

由于当时的社会非常保守,从来没有任何僧侣在铸造佛牌时会把兽类印在佛牌圣品上。所以当时受到很多信众的排斥。无论如何龙婆班是第一位在铸造佛牌时加上兽类的僧侣,可说是神兽佛牌的开山鼻祖。龙婆班一共铸造了两期的神兽佛牌。 

第一批是从佛历2450年开始铸造。此期的佛牌造型非常粗糙,因当时的印制佛牌的模具是村民用木材雕刻而成的,奉献给龙婆班铸造佛牌。所以此期的佛牌被命名为“拼婆阑”(Phin Bo Lan),意译“古董型”。第二期的造型比较清晰,铸造于佛历2460年。此期的模具是由雕刻师所铸造,也比较受欢迎,并命名为“拼尼勇”(Phin Ni Yong),意译为“欢迎型”,受信众热捧和收藏。

龙婆班铸制佛牌的方法独特,至今仍没有任何僧侣使用相同的方式铸制佛牌。原来龙婆班的独特法门是在佛牌的上方留下一个深约半寸的洞口。不要小看此洞口,此乃佛牌之精髓所在。龙婆班佛牌的铸造方法与制碑并没两样,分别只在大小块而已。

龙婆班将圣土以及一些破碎之旧佛牌等磨成粉末,加入制碑用的泥土,再以木模压制。之后在佛牌上方挖一半寸深的洞口,排列在烘板上,放入烘炉里烧制。

烧制佛牌的仪式也不马虎,要择定吉日吉时,将已画上符咒的木柴逐支放进火炉里燃烧。第二日的清晨,徒弟们就把佛牌从炉里搬出排列,龙婆班以经水为佛牌洗净。各种神兽系列的佛牌被分门别类,再择吉为不同的神兽牌塞入各自所属的心咒粉末。这些都是龙婆班每天用粉笔写写抹抹后被收集起来的经咒粉末。

除了各神兽的心咒之外,最主要的还是龙婆班的主要经咒,那就是“忍苛碧”(Jan Kot Phi)符咒了。此符咒之威力非同小可,它可赴吉避凶,祛除一切恶兽叮咬伤害以及一切恶疾病痛。然而这一切凶险何以见得可被化解呢?

那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佩戴龙婆班佛牌所流传的应验事迹。在遇上发烧肚泻,感冒或甚至染上不明之顽疾时,信众把佛牌浸入开水内,心中诚心祈求病愈,把水喝下病就会好了。还有从前到处有森林,里边有许多毒虫,如蝎子、蜈蚣或毒蛇等;稍不小心就会被毒虫咬伤。由于穷乡僻壤,医疗设备欠奉,信众就以龙婆班的神兽佛牌贴在伤口处,奇迹就会出现了。

据说佛牌会慢慢地吸出体内的毒素,在毒素未完全吸清之前,佛牌会紧紧的粘在皮肤上;然而当毒素清了之后,佛牌就会自动落下。关于龙婆班佛牌的神迹不胜枚举,不能一一尽录。

龙婆班就是将这“忍苛碧”经咒及各自神兽的心咒粉末以经水搅拌之后,塞入佛牌上方的洞里,用石灰封堵,一面经咒粉末脱落。如果失去了这些经咒粉末。神兽佛牌之验效将大打折扣。

当全部佛牌都塞满了心咒粉末后,装在木箱里,搬进大雄宝殿内排列在大殿中央,举行七日七夜之奉请仪式。龙婆班会全程亲自驻守在大雄宝殿内加持。过后再把佛牌搬进自己的僧舍里,每天夜晚都加持一番。然后在适当的时候,把佛牌搬出来让信众们奉请。

龙婆班除了得来的善款用于建筑舍利塔及其他建筑之外,还帮助临近贫困的寺庙建大雄宝殿及各种主要建设。因此当时龙婆班在佛教界就有了“建设之父”的美誉,并被封僧階“柏古鲁威韩吉差奴干”(Phra Kru Viham Kijanukan),绝对是名至实归。

 

于佛历2418年7月26日,龙婆班因长年劳碌于庙务,劳累过度,终于在樾榜喃苛的僧舍内圆寂,想念63腊戒年,一代圣僧就此沉寂了。龙婆班留下了许多神通事迹,让后人所津津乐道;尤其是龙婆班所创制的神兽佛牌,更是人间瑰宝,让众多的信众们获得了重生。

所谓的重生有重含义;一是拯救了无数命危在旦夕的病人;二是面临经济困境,在佩戴了龙婆班的神兽佛牌后,生意转亏为盈,二者均可视为获得了重生。 

龙婆班的圣兽佛牌共有六种,计有“哈努曼”(神猴)和“柏雅固”(神鹰),这两款佛牌最具威力,适合公务员、警察、士兵、保镖、皇者以及公司之决策人佩戴,对振兴权力有无比的裨益。

然而最受信众热衷收藏的神兽佛牌却是鸡;因为鸡是一种非常勤劳的动物,一大清早就醒来啼叫,曾几何时见过有鸡只睡过午的。公鸡每天不停的在土地上啄个不停找食充饥,所以也不曾见过有鸡只会饿死路边吧!

鸡只无论到什么地方去都可以轻易地找到食物,所以圣鸡佛牌最适合生意人佩戴,寓意到那里都有生机之涵意。

接着是“刺猬”或人称的箭猪了。此佛牌适合从事山门生意者,即常入山的猎人、砍伐树木、开山的辟路者。其次就是常受敌人或小人干扰者,都适合佩戴箭猪神兽佛牌。

“鱼”,此佛牌适合经常与“水”有关的生意者,如渔夫、养殖渔业者、潜水员、救生员、水族馆、海鲜馆、渔夫或经营游艇业和矿泉水行业等。

最后的圣兽是“鸟”了此佛牌适合于空中作业者,如运输业、飞禽养殖业、飞行员、空军、空中小姐或少爷以及一切关于飞行的行业。

龙婆班在生时曾说:“如果找不到适合自己行业的神兽佛牌,这也不要紧。因此只要是我铸造的,不管是什么神兽都一定会护佑佩戴者。”

佩戴者只要紧记神兽佛牌的四个经咒,那就是“鸟.玛.阿.鸟”(Ou. Ma. Ah. Ou),而且宜常持此咒。

泰佛正牌专注结缘泰国高僧正牌,老牌,恭请原庙佛牌,如想恭请泰国佛牌,鉴定佛牌真假或了解更多的佛牌信息,可以添加泰佛正牌官方微信:tfzp999 欢迎你的咨询。

为您推荐